1. <form id="v3zzr"></form>
        <output id="v3zzr"></output>
        1. <dl id="v3zzr"><ins id="v3zzr"></ins></dl>
          <li id="v3zzr"></li>
          <dl id="v3zzr"></dl>
            <output id="v3zzr"><font id="v3zzr"></font></output>

              <li id="v3zzr"></li>
                      <dl id="v3zzr"></dl>

                      1. <li id="v3zzr"></li>
                      2. <dl id="v3zzr"></dl>
                            1. <dl id="v3zzr"><ins id="v3zzr"><thead id="v3zzr"></thead></ins></dl>
                              <output id="v3zzr"></output>

                              抄襲“有利”不能成為抄襲“有理”丨心理雜貨鋪

                               

                              中國科學院大學選修課科幻文學課的授課教師給22位學生打出零分,原因是抄襲。這件事值得叫好,但22人抄襲,這個數字也觸目驚心。不僅抄襲文字、段落算作抄襲,抄襲研究想法也是抄襲,但這種抄襲更難被“抓現行”。...



                              編者按: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 PsyCh Journal 編輯王日出在中科院之聲開了一個雜貨鋪,鋪子里有各種有趣的心理學百貨。歡迎大家沒事過來逛逛。

                              前幾日,國科大科幻文學與影視創作系列講座課的授課教師給多位學生打出零分,原因是抄襲。清華、北大隨后也開始注重整治選修課的抄襲問題。抓作弊、抄襲這件事值得叫好,但頂級學校抄襲成風,也觸目驚心。

                              現在的抄襲,不僅抄襲文字、段落算作抄襲,連研究想法也抄襲,但這種抄襲更難被“抓現行”。作為期刊編輯,我們可以通過專業的抄襲檢查軟件對稿件進行檢查,對比語句的相似度,按一定的比例確定是否文章有“抄襲嫌疑”。但是如果是研究思路、分析方法的剽竊,再高明的軟件也沒辦法識別。跟國內外的同行、同事們聊天,不少人親身經歷或者聽聞過“剽竊思想”的例子:被研究助理抄襲申請書、被合作者剽竊研究方案、被審稿人盜用分析思路……但這些除非偶然,一般極難被發現。

                              幾年前,Nature?上曾發表過一篇印度學者的觀點文章,題目是“Stop teaching Indians to copy and paste”。這篇文章開頭的故事不僅印度人,絕大多數中國人也會很熟悉:作者8歲的兒子在考試中要回答“如何保護環境”的問題,孩子按照自己的想法進行了回答,老師卻因為他沒有按照教科書上的說法來回答給扣了分。老師們照本宣科、學生們機械重復,“教什么學什么”,而不是學會如何提問、如何思考。這樣的教育模式養成了學生們思維的局限,認為“復制粘貼”沒有什么,甚至到大學、到研究層面也是如此。抄襲研究申請甚至論文的事情屢有發生,卻沒有得到嚴重的懲罰。作者認為抄襲妨礙了科研創新與進步。

                              不僅中國和印度,幾乎所有國家都存在抄襲、剽竊、作弊這些現象。Fargen 等人對有關醫學生或住院醫生不專業和不誠實行為的研究進行綜述,分析涵蓋1980年至2014年的51項研究。在考試中作弊、抄襲、偽造簡歷(申請書上的出版清單)在被調查人群中達到5%-15%。未完成檢查工作但報告已檢查、虛報值班時數的發生率更是高達40%-50%。而在以色列的一項針對大學生的匿名問卷調查中,25%的學生承認在作業中抄襲、12.5%的學生承認在考試中作弊。比較作弊和不作弊的學生,誠實的學生自我形象更積極、對未來的期望更高、總體心理更健康。在作業或考試中作弊,也更可能違反其他的社會規范,比如交通違章。

                              即便是作弊的學生,也有超過半數認為這樣的行為是不對的。那為什么還會作弊呢?心理學研究中有一些答案。黑暗人格會更容易作弊、剽竊,或者有其他學術不端行為。黑暗人格由三種負面人格構念組成:權謀主義、自戀和亞臨床精神病態。權謀主義,類似我們所說的“厚黑學”,有控制他人的傾向,而不顧他人是否受苦;自戀,往往有著不可一世、高人一等的態度;精神病態,則是冷酷、對他人缺乏同情心。研究發現,黑暗人格更容易獲得個人成功。對于所謂成功的追求,也是作弊的強力推手。有研究發現,在學校里更受歡迎的學生更善于說謊;甚至是還在上幼兒園的小孩子,被夸獎聰明后,也更可能在游戲中作弊。

                              僅有少量學生認為作弊是完全不可接受的,而這個比例隨著年齡增長而越來越低。總體而言,青少年比小學生更容易作弊,這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比如認知能力的發展(青少年更有能力作弊并避免被抓)、社會環境和結構的變化(兒童更聽老師話,而青少年更受朋輩影響)等等。另一方面這也反應了道德感的發展變化。對于年幼的兒童來說,對道德的判斷取決于事件的結果,受到懲罰的就是不道德的,反之就是道德的。年齡稍長,符合社會或他人的普遍看法便是道德的。逐漸長大后,青少年知道了“灰色地帶”,對錯要根據情況來判斷。在這樣的“靈活”道德觀下,就可能出現“有時候作弊也無妨”的態度。尤其當周圍的人都作弊,就更可能隨波逐流。實際上,周圍的人是否作弊,是影響作弊行為和對作弊態度的最大因素。

                              有一些人認為,作弊是偶發事件,不會影響自己本身的道德品行。研究發現,學生發生作弊行為,會將其原因歸結到外部,跟自己隔離開來,并顯出更少的愧疚和羞恥,只有這樣才能降低作弊帶來的不良情緒。實際上,不少學生會將對作弊的態度和自己的行為分開,比如女生雖然在態度上更反對作弊,但在行為上并不會比男生少。但是,作弊的確會影響學生的品行,誠信是社會的根本,作弊的行為會降低學生對信任、公平、責任感的價值判斷,降低對這些品質的重視,可能演化為更大的問題。

                              是否作弊受到了諸多因素的影響,比如對成績的要求、自我控制、形象管理、懲罰的嚴重性、對被抓可能性的估計都可能影響到是否作弊的決定。伊朗的一項研究對大學生剽竊的原因進行了分析,影響對剽竊的態度的因素包括教育因素(忽視對剽竊嚴重性的教育、欠缺學習和寫作技巧、對作業質量的壓力、時間壓力等等)、人際因素(朋輩影響、不公平感)、個人因素(剽竊很容易)。不少人作弊,是因為覺得自己不會被抓到,這種認為壞事情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認知偏差造成對風險低估,從而鋌而走險。打零分的蘇老師,就是打破了這種“免疫錯覺”,殺一儆百、以儆效尤。

                              雖然重罰能杜絕抄襲行為,但誠信卻要從小抓起。實驗中,5歲的兒童意識到自己有“誠實”的聲譽,就能減少作弊,因為誠實會讓自己的利益受損,需要更高的自我要求和約束。關于大學生作弊動機的研究中,那些不作弊的人往往存在“道德錨點”,比方說以身作則的教授或者對其有重要影響的人和事。如何防止作弊、杜絕學術不端,這不僅是個人問題、教育問題,更需要社會的規范與文化的傳承。

                              來源:PsyCh Journal?雜志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天津11选五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