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orm id="v3zzr"></form>
        <output id="v3zzr"></output>
        1. <dl id="v3zzr"><ins id="v3zzr"></ins></dl>
          <li id="v3zzr"></li>
          <dl id="v3zzr"></dl>
            <output id="v3zzr"><font id="v3zzr"></font></output>

              <li id="v3zzr"></li>
                      <dl id="v3zzr"></dl>

                      1. <li id="v3zzr"></li>
                      2. <dl id="v3zzr"></dl>
                            1. <dl id="v3zzr"><ins id="v3zzr"><thead id="v3zzr"></thead></ins></dl>
                              <output id="v3zzr"></output>

                              詩詞里的豐收│久違了,豐收節!

                               

                              農家別有農家語,不在詩書禮樂中。...

                              今年的秋分,是第一個“中國農民豐收節”,勞苦了幾千年的農民,終于有了自己的節日。我國是個農業大國,農業生產歷史悠久,豐年樂歲,鄉民滿懷喜悅地享受自己的勞動成果,并舉行頗具鄉村特色的慶祝活動,早已相沿成俗。由于秋收基本在秋分前結束,所以慶祝活動往往放在秋分前后。秋分后的三五日,就是秋社,社日里,人們載歌載舞地祭祀娛神和飲社酒、分社肉的活動,最能表達豐收的喜悅。當然,這歡慶并不僅僅限于秋社。

                              其實,秋收后的慶祝活動源遠流長,早在西周時期就已有之。“饑者歌其食,勞者歌其事”,“嘉會寄詩以親,離群托詩以怨”,人們的喜怒哀樂,往往寄諸歌詠,《豳風·七月》是一首反映了周代農業生產情況和日常生活的長詩,從春天的耕種到秋天的收獲乃至收獲后準備過冬的種種過程,靡不備敘。這其中,既有勞動的艱辛,也有豐收的喜悅和年終歲末慶祝豐收的歡愉和樂的場景。“九月肅霜,十月滌場。朋酒斯饗,曰殺羔羊。躋彼公堂,稱彼兕觥,萬壽無疆。”九、十月一過,農事就完全結束了,整個村落聚在一起,殺豬宰羊,飲酒作樂,向長者祝壽,辛苦了一年的農夫們短暫地享受著屬于自己的歡樂時光。透過字里行間,我們仿佛能看到他們宴飲稱觴的盛況。

                              豐年樂歲的秋天,是屬于農民的季節,每一個細節里都能透露出他們內心壓抑不住的喜悅。“北場蕓藿罷,東皋刈黍歸。相逢秋月滿,更值夜螢飛。”(王績《秋夜喜遇王處士》)處士么,就是沒有官職的人,說白了王處士其實就是王農夫。北場鋤豆,東皋收黍,從早忙碌到晚,但豐收的喜悅顯然讓他忘了疲勞,就連那皎皎月光和點點流螢,都是一派歡悅的景象。王績這里用了個“喜”字來表達他與這位老鄰居相逢的心情,真不知這“長昏飲”的酒鬼所喜何事?分明是王處士豐收的愉悅感染了他。心里充滿豐收的愉悅,不惟不覺辛勞,反而干起活來分外有勁兒,糧食收不到倉里總歸不是十分放心,搶收就成了豐年的一大特景:“新筑場泥鏡面平,家家打稻趁霜晴。笑歌聲里輕雷動,一夜連枷響到明。”(范成大《秋日田園雜興》)范成大雖然寫的是近兩千年前南宋搶收的場面,然而對每一個參加過上世紀秋收的人來說,這場景再熟悉不過。豐收的季節,老天給幾個晴好的日子,那是再愜意不過。鄉鄰你幫我我幫你,趁著晴天搶收,往往是夜以繼日。豐收的喜悅驅散了疲勞和困意,歡聲笑語伴隨著打稻聲,不打完不散場。這歡悅里也不是沒有擔心,最擔心的就是下雨。“秋來只怕雨垂垂,甲子無云萬事宜。獲稻畢工隨曬谷,直須晴到入倉時。”(范成大《秋日田園雜興》)

                              秋收,對于農民來說,不僅僅是辛勞,為保證充足的體力,更兼慶祝好年景,平日里相互幫襯的鄉鄰往往聚在一起,改善一下生活,這也是鄉村最暖心的場面。“田家重農隙,翁嫗相邀迓。班坐釃酒醪,一行三四謝。”(秦觀《田居》四首其四)村酒味雖薄,但鄉鄰自娛自樂,確實一年到頭難得的好時光。

                              待到糧食入倉,農事已了,大概也就到了秋分前后。秋社,對中國傳統社會的農民來說,可能是最重要的節日。“南畝場功作,東家社酒香。”(蘇轍《秋社分題》)農民們首先要在這個節日感謝土地神的佑護,祈禱來年仍然風調雨順、歲稔年豐,“九農成德業,百祀發光輝。報效神如在,馨香舊不違。”(杜甫《社日》)但更多的是,經過一年的辛勞,在這個節日里盡情地慶祝一下、歡樂一下,享受豐收的喜悅和自己的勞動成果。歡慶的形式就是“賽神”或“賽社”,在迎社神時大家敲鑼打鼓,載歌載舞,盡情地狂歡。“小巫屢舞大巫歌,士女拜祝肩相摩,芳茶綠酒進雜遝,長魚大胾高嵯峨。”(陸游《秋賽》)在陸游筆下,賽秋社堪稱中國農民的狂歡節。“賽社”之稱始于宋朝,宋之前稱賽神,宋朝賽社活動也趨于鼎盛。“水滿陂塘谷滿篝,漫移蔬果亦多收。神林處處傳簫鼓,共賽元豐第二秋。”(王安石《歌元豐》其一)王安石在宋神宗的支持下進行變法,針對農業的改革就有方田均稅、青苗法、農田水利等。這些改革,后世聚訟紛紜,莫衷一是,但切切實實給農業生產帶來了好處。到了元豐年間,這些改革措施開始開花結果,農業生產獲得了全面的大豐收,這在元豐二年的賽秋社上也表現出來。“湖海元豐歲又登,稆生猶足暗溝塍。家家露積如山垅,黃發咨嗟見未曾。”(王安石《歌元豐》其三)農業的大豐收使得農民的生活有了保證,大家載歌載舞,共慶豐收。除了歌舞迎社神,人們在社日最向往飲社酒、分社肉,畢竟這才是最實惠的享受。“連云松竹,萬事從今足。拄杖東家分社肉,白酒床頭初熟。”(辛棄疾《清平樂·連云松竹》)晚年的辛棄疾,已知壯志難酬、報國無門,閑居鄉里,與民同樂。從他積極參與分社肉的行動中,我們固然可以感受到他英雄無用武之地的悲涼,但也能感受到他在豐年樂歲與民同樂的淡淡歡欣。不少詩人詞客,都參與過分社肉、飲社酒的活動,在他們的詩歌里留下幾筆,陸游即是其一。“雨余殘日照庭槐,社鼓冬冬賽廟回。又見神盤分肉至,不堪沙雁帶寒來。書因忌作閑終日,酒為治聾醉一杯。記取鏡湖無限景,蘋花零落蓼花開。”(陸游《秋社》)陸游晚景與辛棄疾頗為類似,被朝廷棄置在鄉間的他,滿腹不平。與鄉鄰共賽秋社、分社肉、飲社酒,慶祝一年的豐收,給他寂寞的晚年平添了許多快樂。

                              可惜的是,秋社這個農民的狂歡節在元代之后便漸漸式微,對中國廣大農民來說,當然不是什么好事情。自然,慶祝豐收的快樂,享受豐收后的生活,也并不會僅僅限于社日。“豐年處處人家好”,“雖非社日長開鼓”,豐收,使農民沒有了生計之憂,喚起他們心底對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可以放開手腳享受一下。“菽粟瓶罌貯滿家,天教將醉作生涯。不知新滴堪篘未?今歲重陽有菊花。”“細搗棖虀買鲙魚,西風吹上四腮鱸。雪松酥膩千絲縷,除卻松江到處無。”(范成大《秋日田園雜興》)看著滿屋新收的五谷,心里就踏實,喝喝酒,賞賞菊花。眼見得秋風起,那曾勾起張翰鄉思的松江四腮鱸魚該是最肥美的時候了吧?弄些來做酒肴,嘗嘗新如何?這日子,真是過出了太平盛世的味兒。中國傳統的士大夫階層,一般不參加農業勞動,但他們卻能分享農民豐收的喜悅。誰看到“晴稻收云白,秋瓜切粉黃”能不滿懷激動呢?他們罷官家居,也會應邀參與農家宴飲,享受一下別具一格的田園快樂。“紫蟹黃雞饞殺儂,醉來頭腦任冬烘。農家別有農家語,不在詩書禮樂中。”(王世貞《暮秋村居即事》)一邊享受著“紫蟹黃雞”這些農家美味,一邊與他們說著無拘無束的醉話,比起官場上面的周旋揖讓和書齋里的子曰詩云,真是別有洞天。

                              看看秋分將近,我們也將迎來第一個“農民豐收節”。我這個脫離農業勞動近三十年、也遠離豐收的喜悅近三十年的,卻對這個節日有著很大的期待。“谷是國之寶,民以食為天”,國運安危從某種程度上來講系于糧食安全。真心希望“農民豐收節”能重新喚起大家豐收的喜悅感,辦成農民的狂歡節。

                              長按二維碼關注中國藝術報


                              微信掃一掃關注公眾號

                              0 個評論

                              要回復文章請先登錄注冊


                              天津11选五走势图